戰“疫”27天,中央指導組“金句”背後的那些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0
  • 来源:88微拍福利视频_试看多人做人爱的视频

  武漢疫情防控  ,釋放新信號 。

  發佈會首次公開發聲之後  ,2月21日  ,中央指導組馬不停蹄 ,去瞭方艙醫院、部分援鄂人員駐地  ,以及收治非新冠肺炎病患的醫院  。

  結合習近平總書記對醫務人員作出的專門指示  ,一個不落的意味更加明晰  。

  所有醫生 ,所有病患 ,所有人的生命安全都要守護  。問題  ,正一個個解決  。

  1戰略指導

  正月初一  ,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  ,黨中央決定向湖北等疫情嚴重地區派出指導組  。正月初三 ,中央指導組趕赴湖北  。

  “黨中央派指導組到武漢 ,既是全面加強疫情防控第一線工作的指導  ,也是同湖北人民和武漢人民並肩作戰  。”習近平總書記這樣強調 。

  梳理指導組的活動軌跡  ,譚主發現 ,武漢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  ,指導組去的最多 ,至少有19次  。這裡  ,是武漢疫情防控的神經中樞  。打仗的核心  ,正是戰略戰術  。

  本文圖片均來自“玉淵譚天”微信公眾號

  疫情防控阻擊戰  ,怎麼打?

  1月27日剛到湖北  ,中央指導組就去瞭多地探訪  ,難題重重  ,要先找到要害  。

  2月3日  ,指導組來到武漢指揮部 。在這次會上  ,首次明確提出  ,要堅決做到“應收盡收” 。

  這場硬仗  ,抓住瞭最核心一環  。

  這一環包裹著問題的另一面 ,病人收到哪?關鍵的  ,還是床位  。

  就說2月3日當天 ,武漢市新增瞭1242例確診病例  ,但當天的空床位僅有139個 。“四類人員”的收治隔離 ,目標是定下瞭  ,但矛盾很突出 。

  指導組不僅給出瞭思路 ,也想出瞭辦法  。

  3日晚  ,中央指導組還在開會 ,一場從夜裡十一點開到凌晨一點的會上  ,中央指導組做瞭一個重要決定:改建“方艙醫院”  。

  29個小時  ,3個移動P3實驗室  ,4000張床位  , 20支國傢緊急醫學救援隊大約2380名醫護人員全部到位  。

  2月5日 ,方艙醫院開始收治患者  。“應收盡收”的難題  ,大大緩解瞭  。武漢疫情防控的被動局面 ,開始變化 。

  “寧可讓床等人  ,也不要讓人等床” 。

  這句話  ,讓“應收盡收”按下瞭快進鍵  。

  2嚴格督戰

  應收盡收  ,刻不容緩  。

  2月9日 ,中央指導組一天之內就去瞭2次武漢指揮部 。11日到13日 ,每天都去  。

  顯然  ,有人打仗“不及格”  ,中央指導組不僅在“指導”  ,也一直在“督戰”  。

  “戰時狀態決不能當逃兵 ,否則就會被永遠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” 。

  6日的一場動員會上 ,“四類人員”收治隔離仍不到位  ,中央指導組敲瞭警鐘  。武漢城區1100多個社區隨即開始瞭拉網式排查 ,機關幹部、高校教師等16739人也下沉基層  ,全天候全覆蓋 。

  不過 ,網絡求救的聲音似乎沒有衰減 。9日晚上  ,在武漢指揮部  ,孫春蘭副總理第一句就是  ,排查落實得怎麼樣 。

  “要把好事辦好  ,怎麼能把好事辦壞?”

  10日的約談會上  ,武漢市副市長等一眾幹部因轉運患者不力被責問 。雷霆行動  ,還是在提醒武漢  ,必須立刻進入戰時狀態  。

  挽救生命 ,要分秒必爭  ,要實事求是  。

  “整個指揮系統需要提升  ,需要提高效率 ,如果指揮系統的工作依然是常態下的節奏  ,那麼就不能稱之為戰時瞭  ,也就不可能有效地指揮這場戰役和戰爭 。”

  11日晚  ,指導組直接在武漢指揮部調度各區轉運情況  。青山區的90多個病人因為血氧飽和度不達標 ,被方艙醫院退瞭回來  。

  指導組現場辦公  ,要求病人絕不能返回傢中  ,所有醫療隊不能拒收  。

  “沒有臨床診斷  ,就是確診病例  ,臨床都符合瞭  ,怎麼還留著呢  ,為瞭數字好看?”

  12日晚  ,指導組要求將臨床診斷病例都納入確診病例 ,加快治療  。

  第二天  ,湖北新增確診病例激增  ,卻沒有引發慌張  ,相反大傢都支持  ,把臨床診斷病例列入確診  ,對患者和防控疫情來說 ,都是為瞭解決問題  。

  “要嚴格做到應收盡收 ,不能天天都有個‘尾巴’”  。

  19日晚  ,在指導組督辦之下 ,最嚴防控要求和三天的拉網大排查  ,交上瞭答卷  。

  閱讀量超過27億的“肺炎患者求助”微博超話裡 ,譚主看到越來越多的感謝帖 。

  “關口前移”  ,正在起變化 。“與時間賽跑”  ,絕不是一句空話  。

  說到這兒  ,譚主還想起一件印象深刻的事兒 ,指導組曾直接安排近400名記者  ,到社區隨機調查  ,還通過網絡征集求助線索 ,都是為瞭發現“應收盡收”中的遺漏問題  。

  事實上  ,2月3日指導組第一次去武漢指揮部時  ,就在會上播放瞭央視記者對一位患者傢屬的采訪  ,講述瞭自己陪親人就診的艱難 。當天 ,指導組還帶去瞭厚厚一沓各個媒體收集上來的各種求助線索  。也正是那次會議 ,指導組推動武漢市加快排查和醫院床位供給  。

  20日的國新辦發佈會上  ,指導組成員、國務院副秘書長丁向陽也第一次  ,揭開瞭這個“秘密”  。

  “今天我在這裡告訴大傢  ,你們(記者)發現的每一個線索  ,孫副總理都做瞭批示  ,要求武漢、要求湖北迅速整改  ,立即開展救治和這些患者進入醫院、進入隔離點的工作  。”

  千方百計  ,都是為瞭人民健康  。

  3並肩作戰

  初到湖北 ,千頭萬緒  ,除瞭底數不清  ,還有物資不足  ,人員不夠……

  醫用物資是抗疫最重要的裝備 ,但裝備壓力巨大  ,幾乎一直緊張 。最緊缺的時候  ,全國所有的醫用防護服儲備 ,不能滿足武漢一天的需要  。

  沒有退路 ,一手推動湖北自救  ,一手推動全國復產  。

  中央指導組到湖北第二天  ,直接去瞭三傢當地醫療物資企業的車間、倉庫、檢測室、實驗室  ,開瞭現場辦公會  ,現場解決瞭第二日所需1.25萬套防護服  。

  到湖北第三天  ,中央指導組已協調推動全國防護服產能恢復到近70% ,日產2萬套左右  。供需矛盾大 ,復產也不容易  。在春節期間推動復產  ,有些地方的日工資為平常的3到5倍  。

  除瞭調研物資生產企業 ,中央指導組的腳步遍佈疫情防控各個環節  ,處處體現實際行動 。

  譚主梳理發現  ,到達湖北之後  ,中央指導組去過的醫院有15傢以上  ,其中方艙醫院3次以上  ,火神山醫院、雷神山醫院各一次  。

  醫院是救治的主戰場  ,醫護人員是抗擊疫情的前線戰士  。11日 ,瞭解到武漢泰康同濟醫院醫護不足  ,指導組立即協調  ,軍隊增派2600名醫護人員  。13日  ,首批1400名醫護人員就進駐武漢泰康同濟醫院 。

  除此之外  ,指導組還去過農村、社區8處以上;看望各地援鄂醫療隊5次以上;探訪隔離點4處以上……

  有難處  ,現場發現;有問題  ,現場解決  。

  武漢不是“孤島”  ,武漢不是孤軍作戰  。

  “我們實事求是  ,是什麼難處就說什麼難處  ,我們不是‘面對面’  ,我們在一條船上  。”

  這是2月9日  ,孫春蘭副總理在武漢指揮部說的一句話  ,這句話大約也能代表多數人的心聲  。

  現在  ,武漢的住院患者還有3萬多個  ,重癥8000多人 ,危重癥1600多人  ,救治任務依然艱巨  。

  譚主想到中央指導組成員丁向陽在發佈會最後說的那句話:“不去武漢之患  ,不解全國人民之憂  ,不獲得抗擊疫情的最後勝利  ,我們決不收兵 。”

  譚主相信  ,同舟共濟  ,決勝可期!

  (原題為《戰“疫”27天  ,中央指導組“金句”背後的那些事》)